静数秋天

庐山烟雨浙江潮

夜晚,两个情人和鸟雀、玫瑰一同躲在昏暗隐秘处,把满腔的心事倾注在各自的眼睛里,在黑暗中相互吸引注视,这时,太空中充满着巨大天体的运行。
——《悲惨世界· 第八卷· 欢乐与失望》

在夏季浓郁的夜晚,当他们亲吻的时候,天空中充斥着巨大星体的运行。
——《俄罗斯病人· 第六章· 合唱团》

我的朋友们,应该公正些!帝国有这么一个皇帝,这是一个民族多么辉煌的命运啊,而这个民族又正是法兰西,并且能把自己的天才附丽于这个人的天才!到一国便统治一国,打一仗便胜一仗,以别国的首都为兵站,封自己的士卒为国王,连连宣告王朝的灭亡,以冲锋的步伐改变欧洲的面貌,你一发威,人们便感到你的手已握住了上帝的宝剑的柄; 追随汉尼拔、凯撒和查理大帝于一人; 作一个能使每天的曙光为你带来响亮的前线捷报的人的人民; 以残废军人院的炮声为闹钟,把一些彪炳千古的神奇的词抛上光明的天际,马伦哥、阿尔科拉、奥斯特里茨、耶拿、瓦格拉姆!随时把一些胜利的星斗罗列在几个世纪的天顶,是罗马帝国因法兰西帝国而不能专美于前,建大国...

在一切寒冷、饥饿、憎恶、嘲笑、轻视、侮辱、监狱、疾病,甚至于死亡之上

在人们的疏远,完全的孤独之上

在敌人、亲人和朋友的痛苦之上

在无名牺牲、无人崇敬、无人知晓之上

在无人感激、无人怜惜、无人悲痛之上

在一切爱情之上还有一种爱情,在一切情人之上还有一个情人

俄罗斯

共和国

——《俄罗斯病人 · 第十七章 · 聚会》

门槛
——梦——
    我看见一座大楼。
    正面一道窄门敞开着。门里一片阴森的黑暗。高高的门槛前站着一位姑娘……一位俄罗斯姑娘。
    望不透的...

莫不是虚空的物事(☆_☆)
冒昧 @月候候
ps.频繁@您,不好意思呐~

核桃蛋的博物馆:

清 玉柄皮鞘匕首 故宫博物院藏

匕首铜制 白玉为柄 装饰金色草纹 棕色皮鞘 首尾包嵌铜镀金加固 镂雕卷草花叶纹样


候月

一个生贺~夹带私货~
悄悄咪咪 @月候候 (^_^)/

一开始看的是【aLIEz】系列,感想——自带结界,在我心中表现为遣词造句极有特点,大概可以形容为有张力,劲,灵(同时确定自己喜欢这个调调儿)。

后来,慢慢啃库存,看过蛇精paro的《花发草长》(觉得叶家双子是龙之两子的设定特有意思,还有士谦儿那把鸭头伞),看过心里抖了两抖的《Scent of a beauty 》(一抖——方神那件衣服OTZ……二抖——大眼真是在哪个paro里都是魔术师的男人,太神了),与ex旧情再续的《玲珑四犯》(对全员印象深刻,一群人精)……以及《青蓝》。黑着眼眶熬着夜看完,窗外已是晨曦初现,迷迷糊糊就想着彼时的小方...

💡变成更好的人。

似此星辰

 @何惜一行书 一个迟到了好久的表白!!感谢您给了我们这么美好的他们!!


第一次开始看同人就是楼诚,一开始不觉得,后来看的同人慢慢多起来才意识到楼诚何其难写orz感觉每个写楼诚且能够不ooc的太太,都是集史学考证、文人情怀以及对楼诚满满的爱的天使!!

而《故人长绝》区别于其他也很棒的楼诚同人的地方在于,太太将故事延展到了北平,在阿诚北上这一前提下展开,北平的朔风与上海的熏风交织在一起,一场风起云涌,两处搅动风云,别有风味。

很喜欢太太的电文、接头暗号以及各人代号的设计,真是匠心别具!!

开篇一句【已出窑,青瓷】就把我惊艳到了:瓷和窑,何其自然的联想,而”出窑“这...

东京、宫城和他们

 @尊田系 表白太太!!!让我见到了这么好的他们!!!


他们为什么这么可爱!!!(痴汉脸)


——————这是痴汉与正经(?)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入排球坑很迟,16年九月初才开始从第一季补番,补完一二季就赶上了第三季,超幸运!


怎么说呢,这部番给我一种安定感,踏踏实实地努力,平平淡淡地过日子,不同于以往的运动番(至少是大部分的运动番),其中的人物给我以一种“大概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吧”的感觉,会让我真的想去参与这项运动(于是体育选修了排球~)


而这也就是我为何会喜欢太太的文:不疾不徐,娓娓道来,纵有痛彻心扉也是克制而冷静,不夸大,没有太过...

我和一棵顶高的树并肩站着,不是靠着。

隔山灯火:

我什么说不出来了呜呜呜


Yky:

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《致橡树》特别像楼诚的感觉。

尤其是中间这段节选,喜欢得不得了,忍不住拼了幅图。

全世界的透明爱情

文理科的碰撞其实很有意思

比方席慕容有两首《试验》

--之一

他们说 在水中放进
一块小小的明矾
就能沉淀出 所有的
渣滓

那么 如果
如果在我们的心中放进
一首诗
是不是 也可以
沉淀出所有的 昨日

--之二

化学课里 有一种试纸
遇酸变红 遇碱变蓝

我多希望
在人生里
能有一种试纸
可以 先来替我试出
那交缠在我眼前的
种种 悲 欢


真好

张佳玮:

“你会疼吗?”她打手势问。

“不会。”他说。


透明的玻璃在他们中间静静相隔,世界经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光学戏法后,以略微扭曲的造型——像一个人略带诡计...

© 静数秋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